北京赛車pk10玩法
  •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網絡集成:400-899-0899

    軟件支持:400-8877-991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像“戒網癮”一樣管理爸媽的微信朋友圈,成嗎?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11-03

    看到父母在朋友圈、群聊、頭條、微博等地看到和分享的內容,有時挺讓人崩潰的,大概就像他們當年看到我們貪玩的那種恨鐵不成鋼一樣。

    所以,就像某些家長給孩子“戒網癮”,某些學校收手機、砸手機之類的做法一樣,我們反過來也會很自然地萌生一個想法,希望控制父母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希望給他們也看看我們是怎樣看待某些事情的。

    若真的存在這種反向的“家長控制”,是否能增進父母對我們的了解,從而潤滑家人之間的關系呢?

    幾乎每臺能上網的設備都內置“家長控制”功能,至少它存在于Windows、macOS、iOS和Android這幾個最常用的操作系統當中。

    家長控制通過在電腦設置黑/白名單,讓家長或老師可以阻止孩子訪問不適合的網站。配合健全的游戲、電影分級制度,系統也能禁止孩子訪問其他限制級內容。

    家長控制功能系針對歐美情況設立。在國內,情況復雜了不少。針對兒童專門設置的網站不多,因為這樣不如搞會員制的早教產品那么有利可圖。同時,我們沒有明確的內容分級制度,全國人民都是統一管理的。

    所以,數年前曾有過強制新電腦安裝漏洞百出的“綠壩·花季護航”的事件,而在那以后,針對電腦和手機的國產家長控制應用也從不缺市場。

    畢竟,這些應用的背后都是管不好孩子的焦慮的家長們,有了它們,至少可以少幾個孩子受到更悲慘的待遇,比如被所謂“戒網癮學校”戕害。

    這不是重點。重點在于,“家長控制”功能本質上就是一種使用權限管理。只要放開思路,它完全可以用在相反的方向——讓孩子管理父母能看到什么。

    沉溺于精心剪裁、簡短易消化的網絡文章,會讓人喪失深度思考和表達能力,這個影響對老年人更甚。而假消息、謠言和所謂“有毒”的價值觀就更可怕,也許我們一看便知,但長輩難以分辨。

    現在,短視頻更為迅速地占領了“父母的朋友圈”。那些視頻不僅如上門推銷保健品的小伙子大閨女一樣循循善誘,更兼有24小時不眠不休的美德。

    去年9月,我寫過一篇《父母的朋友圈:熟悉又陌生的另類“10萬+”》,因為是約稿寫得急,現在看來可以說是相當簡陋,結尾所謂“讓父母放下‘朋友圈’,做父母最好的朋友”,尤其空洞無物,重讀時不禁自慚形穢。

    現在,孩子能用視頻聯系到父母,見屏如面,也可以通過遠程協助解決一部分爸媽上網的技術問題。但是,親子之間很多時候似乎還是隔著一堵墻。

    我回想起有很多次,瞥到親戚群里又傳了什么文章,就順手先搜索,若是謠言,就把辟謠的鏈接貼進群里。后來深怕他們不點進去看,還忍不住發掘自己文字編輯的本能,把重點拆成一小段一小段的貼出來。

    我希望通過我習慣的方法來跟他們溝通,然而,就像我們曾討厭父母的管教一樣,他們現在也不愿意被孩子說來說去的。

    所以,借助父母對新事物的不了解,將他們的手機更深程度的接管過來,只允許他們看我們準備好的幾個公眾號,那就相當于我們給他定做了一份“報紙”——這是比直接“辟謠”更溫柔,更易被接受的形式。

    回想過去,全家人一起看一樣的電視節目,盡管可能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完全對節目稱心如意,也有搶遙控器換臺的,但大家總會達到妥協,其樂融融,這就是建構家庭記憶的過程。

    因為個性化推送滿足了人證明自我的欲望,這個建構過程遭到了破壞。我們雖然還是會看到同一條新聞,但因為我們接觸的信息源、生活經驗和朋友圈各不一樣,有時會對同一個事實產生截然相反的解讀。這就可能在餐桌上引發一場爭吵。

    通過類似“家長控制”的思路,我們可以為家長選擇我們認為可信的消息源,同時還能預防他們通過同輩影響,無意中接觸我們認為質量不佳的信息。

    假如這種控制信源的手法是用在孩子身上,那就好比被輿論痛批的“戒網癮”,是不將孩子視為獨立個體的行為。但對老人做同樣的事,大家似乎就更容易接受。

    在我看來,這可能是因為老人都已經形成了穩固的三觀,一般也不會靠幾篇文章就扭轉了。

    頭條們肯定是故意不做嚴格的黑/白名單功能的,就更別說替人設置閱讀權限了。在信息流中手動屏蔽了無數次的賬號和內容,下次依然野火燒不盡地冒出來,就是因為“算法”越俎代庖,替你覺得你可能需要它們。

    但假設,我真的可以設置一個特別管用的黑白名單,我不想看的消息,絕對不會出現——那又會怎樣?

    我覺得之前自己忙著“辟謠”的時候,不是我貼的內容不夠吸引,而是我對長輩的態度還不夠好。我在解釋的時候,沒有換位思考,替他們著想;說不準,還讓他們覺得我老是在“挑刺兒”。

    子曰:“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就說“子為父隱”,孩子看到了父母接觸不準確的資訊,有點兒不一樣的觀點,也不是非得較真到底。無關原則的,有時候就圓過去,和和氣氣的,多好呢。

    我想,這種看破不說破的“隱”,是對家長多走過的幾十年人生的一種成全,也就大概是孔子說的“直”吧。它需要一種距離感作為支撐,像我們這種和父母不同住的,就能堅持這么“隱”著,我們也會少很多的矛盾。

    所以,如果我們真的能管理爸媽的朋友圈,它也許對有些人會特別特別的實用,只是我應該不會去開啟這個選項。

    ?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北京赛車pk10玩法 松江本地百搭麻将 旧版大智慧手机炒股 江苏时时彩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石家庄麻将微信代理 广东麻将怎么算赢 足彩胜负彩 山东老十一选五开奖 中原河北麻将下载app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比分网 有坂深雪做瑜伽是哪一部 排球比分直播捷报网 足彩进球彩 欢乐麻将豆商教程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3d之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