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車pk10玩法
  •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網絡集成:400-899-0899

    軟件支持:400-8877-991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捆綁消費難禁止,運營商資費陷阱何其多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04-18

    從取消漫游費,到寬帶提速,三大運營商正試圖擺脫壟斷霸道的品牌形象。隨意翻閱媒體的報道不難發現,取消漫游費讓三大運營商損失數百億的論調屢見不鮮。殊不知,漫游費取消的同時,諸如最低消費、捆綁消費、初裝費等一批霸道消費條款依然存在,這不免讓人感嘆:運營商資費陷阱層出不窮。

    最低消費霸道條款很霸道

    手機月租費,這是一個讓90后們頗感陌生的詞匯,關于手機和固定電話月租費的爭議也由來已久。尤其是在移動電話剛剛走進尋常百姓家的生活之時,每月50元的月租費的確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的確,三大運營商的話費帳單上目前已經見不到月租費三個字眼,最低消費也正由一項潛規則轉正,成為替代月租費的又一個資費陷阱。以中國移動來說,取消了月租費后,每一款資費套餐都有最低消費門檻,或者是必選業務包;而最早取消漫游費的中國聯通,則是在3G時代硬生生的將消費門檻拉高到近百元。

    事實上,三大運營商的現有資費,最低消費已經公開的秘密。尤其是在3G牌照發放后,消費者要想體驗3G高速上網,你就必須將最低消費提高到三大運營商規則的門檻,否則你就無法體驗3G上網業務帶來的便捷。

    目前,三大運營商的4G全國套餐都有一個最低消費,也就是準入門檻。中國聯通的準入門檻是76元;中國移動的準入門檻是58元;中國電信的準入門檻是59元。需要說明的一點是,這僅僅是三大運營商4G全國套餐的一個最低消費套餐。如果你選擇了運營商所謂的“靚號”,或者號碼是由原來的3G號碼升級而來,最低消費門檻還會更高一些。

    據悉,最低消費還暗藏各種陷阱。以中國聯通來說,如果用戶的3G套餐是96元套餐,升級到4G套餐后,只能選96元以上的套餐。而諸如三連號這樣的靚號,三大運營商也會為其規定最低的消費套餐門檻。

    除了4G資費有最低消費外,三大運營商的任何一個資費套餐都會有最低消費。大家熟知的中國移動動感地帶套餐,最低消費18元,內含各種必選業務包;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一些資費套餐,也會強制用戶必選一些業務。

    顯然,在取消了月租費后,最低消費的門檻反而要高于傳統的月租費。最初,移動電話月租費50元,現在三大運營商的最低消費已經超越了這一數字。當然了,最低消費中會有一定的語音通話時長和流量,但最低消費確實被運營商拉高了,并且堂而皇之的由一項潛規則收費,變成了取代月租費的角色。

    捆綁消費讓用戶叫苦不迭

    經歷了幾次電信重組后,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和中國移動已經成為全業務運營商。目前,國內三大運營商均擁有寬帶、移動電話和固定電話三項電信業務,這也為捆綁消費創造了便利條件。

    每年的9月開學季,三大運營商曾經在校園展開過一場激烈的“捆綁”銷售大戰,向剛入學的大學生強制出售手機卡,并簽署贈送話費和在網幾年的捆綁消費協議。對此,身為監管部門的工信部曾三令五申要求運營商整頓,但收效甚微。眾所周知,大學生校園有龐大的客戶群體,這些大學生走向社會后將是一個消費潛力巨大的市場,這也是運營商捆綁使用年限,并向大學生贈送高額話費的誘因。

    在移動拿到了固網牌照后,三大運營商的捆綁消費也展開的激烈的角逐。具體來說,目前三大運營商的捆綁消費,主要是將寬帶業務與手機和固定電話業務進行捆綁。以山東聯通為例,營業廳工作人員向寬帶用戶推薦時,都會力推捆綁業務,而單純的寬帶業務幾乎是不會向用戶推薦的。

    一旦消費者將寬帶業務與手機和固定電話業務綁定后,消費就自然高了。更讓用戶煩感的是,業務捆綁后,一旦手機或固定電話欠費,寬帶業務也會終止服務。在一些地區,消費者如果選擇了捆綁業務后,在規定的時間內是不能將這些業務進行拆分的。毋庸置疑,捆綁業務既有變相提高消費的嫌疑,又有很強的壟斷色彩。

    今年2月份,河北地區的三大運營商因“捆綁銷售”被河北工商局通報。此前,寧夏地區的三大運營商也被工商部門通報批評過。來自《北京商報》的消息稱:2013年,經國家工商總局授權,寧夏回族自治區工商局分別對中國鐵通、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寧夏分公司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搭售商品的行為開展過反壟斷調查,此次調查耗時兩年。

    盡管各地工商局對于三大運營商的捆綁消費進行了調查,并做出了通報批評,但現在三大運營商的捆綁消費并沒有得到遏制。試想,工商部門的通報三大運營商都可以無視,普通消費者的反對之聲無疑被霸道的淹沒。

    不可否認,最近幾年政府一直呼吁三大運營商“提速降費”,手機資費和寬帶資費也有了小幅度的下調。可運營商在降低資費的同時,又推出了最低消費、捆綁消費這樣的陷阱。最后,希望工信部對三大運營商的資費監管能夠更細致一些,給老百姓創造一些真正的實惠,而不是玩文字游戲忽悠消費者。

    ?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北京赛車pk10玩法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亚洲指数 子基金配资 生肖时时彩 热血羽毛球 腾讯五分彩是不是正规平台 皇冠比分,皇冠即时比分 铁牛配资 雪缘园比分直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网 欢乐麻将腾讯官方版 今日比赛比分 日进金配资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球探比分波胆 股票涨跌幅度公式 江苏十一选五任二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