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車pk10玩法
  •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網絡集成:400-899-0899

    軟件支持:400-8877-991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盜刷銀行卡的降維攻擊,月入百萬的暴利是唯一動力源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03-09

    近兩年,消費金融上升為互聯網金融的頭把交椅,火爆異常。

    一群盜刷銀行卡的黑產人員,在消費金融崛起后,尾隨而來。

    他們整合各個渠道泄露的用戶信息,就像完成一幅拼圖般,精心拼湊。

    一旦鎖定目標,他們招數百變地專營各種漏洞,配合新式設備,進行大規模清洗。

    一本財經追尋著盜刷的線索,步步深入,發現背后形成一個龐大的盜刷帝國。

    這是一個暴利的地下世界,這里有一夜暴富的傳奇,也有頃刻顛覆的巨浪。

    1、帝國

    陰冷的午后,太陽在霧霾之后,只剩沒有溫度的灰黃。

    黑客VV帶著一個骷髏頭的頭罩,出現在火鍋店的門口,他說:“剛做了幾單大的,犒勞一下兄弟們。”

    所謂幾單大的,就是一個晚上,“盜刷了十幾個賬號,掙了近10萬”。

    VV此前,專職做銀行卡盜刷,近兩年消費金融的空前繁榮,“黑產很多人順著這波浪潮,涌入新興產業中”。

    這個只有21歲的年輕人,從事消費金融盜刷一個多年頭,在網絡上,算資深玩家。

    VV手底帶了2個人,“這個小小的工作室,月入百萬”。

    從2014年開始,眾多消費金融平臺開通“透支”、“零首付分期”功能。

    根據用戶的信用消費記錄,平臺提供一定的“透支”額度,購買商品,最典型的就是螞蟻花唄。

    這些平臺,正在成為黑產眼中的肥肉。

    對于他們來說,用盜刷傳統銀行卡的手段,來盜刷網上的消費金融,就是降維攻擊。

    “因為很多用戶名和密碼,可以從網絡上輕易獲取”,VV稱,“任何漏洞,都會被我們利用”。

    在這片利益泛濫的江湖,任何小漏洞,都會被黑產深挖成金錢和欲望的洞口。

    尋著VV這條線索,我們追蹤其下——一個龐大的黑暗帝國,從云霧下緩緩呈現。

    2、黑料

    VV如一根繩子,將產業鏈上所有的人,連珠成串。

    這個產業鏈的開端,來自黑料。

    那些在黑市中,被反復清洗的、有金融價值的用戶信息,這就是傳說中的“黑料”。

    一般一個可登陸的金融賬號和密碼,在黑市上售價0.5元到5元不等。

    按照行規,對于數據來源,“不可多問”,VV也并不關心,他只關心數據是否優秀。

    黑料的來源眾多,而最直接的,就是黑客入侵某些平臺,從后臺,將整個用戶信息數據庫,拖出來——行話叫“拖庫”。

    這些數據庫,會在黑市上流通,被反復清洗、榨取價值,“直到渣渣都不剩下”。

    通常,VV獲得了一批賬號和密碼后,就開始“信息修復”。

    “每個黑客的攻擊手法都不同,破解的方式也千奇百怪,沒有統一的作戰方式”,VV將攻防之間的戰爭,比喻為入侵一座城堡。

    盡管有護城河、城墻,但攻擊者,可以從正門攻,也可以從地下挖地道,甚至逮住一個老鼠洞,都能鉆進來,防不勝防。

    這也是攻守力量懸殊的原因。

    VV和他的團隊,在實戰中,也總結了一套獨特戰術。

    現在大部分消費金融平臺的賬號,都會設置“支付密碼”,和登錄密碼不同,因此,第一步,就是突破支付密碼。

    VV的攻破方式,是通過社工庫,尋找這個賬戶曾經用過的其他密碼。

    所謂社工庫,就是黑產的地下數據庫,其廣博的深度,恐怕不比任何“大數據公司”差。黑客們盜取的數據,都留存在社工庫中,供黑客們查詢。

    “社工庫的數據,可查詢到身份證號、銀行卡號、常用密碼、家庭住址,甚至開房記錄等眾多維度數據”,VV通過社工庫和他的黑市數據搜索,就找到了每個賬號之下,可能使用的其他密碼。

    “人類設計密碼是有缺陷的,大部分人最多只有4個常用密碼,一旦超過4個,就經常記混”,VV稱,正因為如此,一家賬號泄露,就會殃及池魚。

    有了雙密之后,幾乎鎖定可入侵目標,剩下的操作手段,更是花招百出。

    但萬變不離其宗的一條定理是:短信正在成為最關鍵的“Key”,成為核心的安全閥門。

    這是因為,大部分平臺都會通過發送短信驗證碼的方式,來驗證是否為用戶本人的操作。

    一般掌控這個“安全閥門”,只要有兩個手段,一個是修改“綁定的手機號”,一個就是“劫持短信”。

    修改綁定手機號,就是鉆營各大平臺的風控漏洞,VV將其為“老鼠洞式”的入侵。

    VV回憶稱:“一年前,很多金融平臺修改綁定手機規則比較簡單,只需要支付密碼就能修改,到后來,又需要提供銀行卡和支付密碼修改,可這些信息,黑客幾乎都能通過社工庫獲得,成了盜刷黑產的盛宴。”

    在這場攻防大戰中,雙方在過招中相互制衡成長——風控規則不停地變,黑客就見招拆招。

    “我聽說曾經一幫盜刷者,會用一個新號碼給客服打電話,說自己原來的手機丟失,只要提供身份證、銀行卡、最近收貨地址、購買物品等信息后,也能修改手機號”,VV稱,盜刷者會花樣觸底,來測試風控的底線。

    有些盜刷者,甚至手機號都不改。

    他們在發貨后,直接給后臺店鋪留言,要求修改送貨地址。

    而一些云端漏洞,也開始被頻繁利用。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何先生遭遇手機鎖死、頻繁關機后被盜刷,損失5.3萬元。

    結果發現,黑客破解他的360智能手機云服務平臺,其中有一個“回復短信”的接口,可以從云端回復短信。

    黑客利用回復功能,讓何先生的手機卡,綁定了一張“副卡”,可以同步接受到他的驗證碼,因此完成盜刷。

    作為最后安全閥門的短信,真的還安全嗎?

    針對無孔不入的黑產,很多平臺不得不制定更為嚴苛的風控規則,封堵漏洞。

    “但控制一個人手機的方式很多,漏洞也很多,修補上一個,我們再換另一個”,VV稱,給用戶的手機種上木馬,依然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此時,傳說中的第二種方式開始浮出水面——“短信攔截馬”。

    3、馬子

    黑產鏈條,就像一部無人值守,卻能自行運作的機器。

    有意思的是,似乎沒有哪個產業鏈,在毫無組織、全部匿名的情況下,能如此有條不紊的進行,配合得嚴絲合縫。

    唯一的動力源,就是暴利。

    “馬子包月500元”,黑客小N是一個圈內知名的馬子供應商。

    因為他技術不錯,編寫的馬子(行話,就是病毒和木馬)出戰,無往不利,因此名望很高。

    馬子包月的意思是,只能在一個月內“免殺”(不被殺毒軟件絞殺),如果還需要繼續使用,就需要“續費”。

    而“短信攔截馬”,就是小N開發的核心產品。

    不要小看這個木馬,一旦安裝成功,就可以攔截用戶短信。

    VV會將這個木馬通過短信、社交軟件發送到用戶手機上,形式可以是網址,也可能是一張美女圖片或視頻,甚至是一句誘人的話。

    “有時候我們會通過手機號,找到用戶的社交軟件,加上好友,再發送病毒”,VV稱。

    用戶一旦激活木馬,就會要求下載一個插件。

    這個插件就是木馬包,一旦安裝,短信將會完全被黑客監管。用戶收到任何一條驗證碼,就會同時發送到VV綁定的郵箱中,或者直接攔截用戶短信,讓他完全收不到。

    或者,直接發送到小N指定的手機號碼中。

    一些黑客,開始研究新式馬子——通過社交平臺,以“紅包”“現金券”等方式釣魚。

    “鐵騎”是一位專注研究新馬子的黑客。

    “現在人們的防范意識也提高,通過短信點擊網址的幾率,越來越小”,這也是鐵騎開始研發新馬子的初衷。

    社交時代,最能引發點擊欲的,無疑是微信紅包。

    “我們通過微信小號,給微信好友群發紅包,看起來是個紅包,實際上是一個網頁”,鐵騎并不通過微信群捕魚,因為總會“聰明人”提示異常,很快就會被踢群。

    而單點擊破的可能性更大,春節期間群發,效果更佳。

    當用戶領取了紅包后,就會跳出“現在領取紅包的人太多,請先進行提現哦”的提示,這個時候,一般的黑客會再植入一個頁面,套取用戶的銀行卡信息,最后再安裝“短信攔截馬”。

    “現在市面上流通的木馬,多為安卓系統的”,鐵騎說,對于蘋果用戶,只能通過網頁木馬,“但對方一旦關閉網頁,對短信的攔截就會失效”。

    而拿下蘋果系統,目前已成為黑產中頂級黑客們的堡壘戰,至于是否攻破——起碼黑市上,還沒有開始大面積流通。

    不論是小N還是鐵騎,一般都通過QQ交易——這明顯是目前匿名性最強的社交工具。

    因為涉及黑產太深,小N注冊的上百個QQ號都曾被“封號”。

    “幾千個客戶,說沒就沒”,小N在巔峰時期,一個月銷售“馬子”,可賺20多萬。

    “一個號的生命周期也就一兩個月,還好圈內有一點名氣了,注冊了新號,大家還會慕名而來”,小N說。

    4、上帝模式

    馬子黑客,一般都藏在最深的幕后,他們通常懂些技術,也可編寫小工具,他們給整條產業鏈,提供“技術”支持。

    而另外一撥人,則給產業鏈提供“設備”支持。

    VV會積攢一段時間賬號的素材,定時會對一些賬號集中區域,進行集中清洗。

    而使用的設備,就是偽基站。

    “一旦使用了偽基站,就開啟了上帝模式”,VV稱。

    和VV長期合作的偽基站搭檔,叫“賓利”,他的偽基站設備,著實簡陋。

    “一臺電腦,一臺主機,一個發射器,一根天線,這就是我全部的設備”,這套設備,由短信群發的設備改裝而來,雖然簡陋,卻頗為好使。

    偽基站的作用,和運營商的基站一樣,可以攔截用戶短信、通話等功能。

    當賓利的“偽基站”開始啟動,方圓1.5公里的用戶的手機,都在他監控和操縱范圍內。

    實際上,偽基站的價格,頗為便宜。

    “黑市上的價格是六七千,如果從廣東的廠家直接拿貨,只需要3700元”,賓利稱。

    而VV租用設備一個晚上的價格,只需要300元。

    如今,偽基站正在成為入侵的利器。

    VV和賓利旁邊配合下,登錄用戶賬號開始盜刷后,可以直接讓用戶手機“停機”、“無信號”,也可以截獲所有短信記錄。

    “而偽基站,正在升級”,一位不愿具名的黑產人員透露,現在“組合基站”開始出現,功能模塊可以隨意組合,同時運行,“而有限距離,也大大增強,已可做到方圓10公里”。

    組合基站不僅可以截獲短信、通訊、釣魚WiFi等基礎功能,甚至可以讀取通訊錄、安裝APP數據,甚至聊天記錄,堪比PC時代的遠程操控“肉雞”劫持。

    此時,才是真正的上帝模式——黑產也到了一個技術飛躍的關鍵節點,而其釋放的黑暗力量,不得不讓人恐懼。

    不管是偽基站還是木馬,核心的邏輯,都是控制短信,截獲驗證碼。

    5、套現者

    當VV開始實施盜刷時,產業鏈最后端的套現者,開始浮出水面。

    白夜已從事套現生意2年了,他接兩種單子:黑與白。

    所謂的“白單”,就是一些用戶自己缺錢,試圖套現。

    “一般虛擬物品,我收20%的返點,如果走物流,我收10到15%的返點”,白夜稱,然而大部分人,拿不到套現。

    “很多人錢一打過來,我們就直接拉黑”,而用戶自己違規操作在先,也不會報警,正是抓住了這點,白夜出手狠辣,毫無留情。

    除非他覺得對方還能給他拉來更多“生意”,否則就是“一錘子買賣,逮住一個傻子算一個”。

    一般走物流的話,白夜就會將指定商品發給用戶,用戶下單后用透支功能付款。

    第二天配送時,用戶需要發送一條短信給快遞員:“師傅您好,我是某某,訂單請給我的朋友某人簽收”,并留下簽收人的電話。

    “一旦對方發送了這條短信,我就馬上拉黑”,白夜稱,快遞員收到這條短信后,就可以完全從這次騙局中全身而退,平臺無法再對他們追責。

    而實際上,這些送貨的快遞員,都和白夜相勾結,“每次給他們10%到20%的返點”。

    而黑客們找過來的,就是黑單。

    VV和白夜密切配合。開始盜刷前,還會有一些套路。

    比如,為了迷惑用戶,VV會先用一個“短信轟炸器”,轟炸用戶的手機,一下蹦出來幾十條各個平臺的驗證碼短信,“目的就是迷惑用戶,然后將盜刷平臺的驗證碼藏在其中,一般用戶只會認為是騷擾,就不會打開賬戶來查看信息”。

    緊接著,白夜會給提供下單的物品和地址,VV操控著盜刷的賬號下單。

    首先盜刷的,是虛擬物品,比如QQ幣、話費、油卡等。

    因為虛擬物品不需要物流,更容易套現。一般平臺也為防止大規模套現,對虛擬物品的額度較低,一般只有幾百元。

    虛擬物品之后,盜刷物品才是更為復雜得產業鏈。

    “手機、電腦、手表、金項鏈、茅臺,一般都是這些好變現的商品”,VV也會偶爾給自己刷點生活用品。

    在一本財經采訪的盜刷受害者中,有人被盜刷了10袋大米、2箱可樂、甚至避孕套等物品。

    “通常我會將收貨地址,填寫為非固定地址,比如,某煙酒超市、某街道口、快餐店門口等,收貨人聯系方式,更換成接頭人電話”,白夜稱,“快遞員都是熟人,會在指定地點,將貨送到接頭人手中”。

    而這些物品“變現”,依然需要白夜出場。

    而他的下游,還有一些渠道“銷贓”,將這些盜刷物品套現。物品會流向專門的二手黑市,比如一個全新的iPhone,打8折出售。

    對于黑單,一般白夜要提更高的返點,虛擬物品40%,貨物物流30%。

    前幾日和VV的一次合作,白夜就掙了2萬元。他一個月純利潤,大概10萬左右。

    他們是這條產業鏈中的“銷臟者”。

    在各大QQ群中,聚集著大量的套現者,他們公開“招商”“招中介”,任何能提供分期購物的平臺,都會成為他們的套現對象。

    6、刀口舔血

    在各大平臺的“盜刷維權群”里,每天都會增加兩到三位被盜刷者,過來尋找同盟。

    他們普遍認為,是平臺漏洞,導致了賬號外泄,才會引發后續一系列的盜刷事件;而平臺的風控規則不嚴,也讓盜刷得以實施。

    “現在每天,我的滯納金都在上漲,我擔心這影響我的征信記錄”,被盜刷者羅青稱。

    但目前各家平臺對于盜刷事件,很難做到“全盤接受”——他們擔心被反向利用,用戶自己刷了,然后說是黑客干的。

    關于人性的惡與善,在利益的碰撞中,就會無限放大。

    “每一個案件都是復雜的,恐怕很難找到統一的解決方式”,VV稱,有些盜刷完全是因為賬號外泄和風控漏洞,有些用戶自身不謹慎,中了木馬。

    要完全解開這個結,恐怕需要多方合力。

    運營商,堵上偽基站的漏洞;各個平臺,安全和風控提高;用戶,安全意識提升,一個都不能少。

    至于這條黑產,恐怕難以完全絞殺,在利益面前,他們寧愿過著“刀口舔血”的高危生活。

    而盜刷者,多是團伙合作,每個團伙的攻擊和入侵方式都不相同。

    一本財經深挖VV這條線索,就花費2個月的時間,而大部分的團伙,還深藏地下某個黑暗角落。

    由VV串聯的這條線,每個月會產生百萬收益,所有的人再來分食。

    但,暴利的背后,同樣面臨著高風險。

    各大黑產群活躍的一位“師傅”,幾天前突然人間蒸發。

    和“師傅”相熟的一位黑客稱,“師傅”被警方盯上,“恐怕已經進去了”。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師傅出事的消息,讓圈內人心惶惶,VV也準備金盆洗手,帶著兩個兄弟撤退。

    很多“涉黑”人員,一轉身,就會變成公司的“安全人員”,由攻變守,由黑到白,似乎只是一線之間。

    突然消失,在這里是經常的故事——可能是隱退,也可能,就是再也回不來了。

    在這個暴利的盜刷帝國中,有暴富的神話,也有隱退的洗白,也有瞬間傾覆的驚濤駭浪。

    互聯網消費金融,成為黑產攻堅對象。

    從信用卡到消費金融,黑產也迎來了轉型升級的關鍵時刻。

    黑產如猛獸般,正在草叢后匍匐,等待新羊群松懈的那一刻。

    ?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北京赛車pk10玩法 上海市十一选五开奖 188比分网APP 股票指数基金是什么 日本棒球比分台湾 天津市十一选五走势 三地走势图带连线 德州真人麻将微信群 nba比分直播室 日本av女优充气娃娃 2020双色球过年停售时间是 qq麻将技巧智慧宝典 股策略 pk10讨论群 吉林麻将抓牌顺序 犇牛聚财配资 今日上证指数多少点